甘楽

I ship STUCKY & EVANSTAN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地下室


地下室


热风混合着硝烟与血的气味,
阴郁地踏碎拜占庭的落叶。
风吹不到的铜门背后,不幸的灵魂
日复一日地渴望着尖顶之上的神迹。

活在玻璃筑成的地下室里,
只有沉睡是绝对的寂静。
我想念西边教堂中的弥撒曲,
和北部山坡上沙沙作响的针叶林。

吞噬光亮的黑斑在逐渐逼近,
扩大,暴力夺取我的双目。
什么都不被允许表达的我啊,
能否乞求罂粟果实的救赎。



2018.9.29 午
STH

去发声,去打破它。
沉默不再是金。

指示


指示

(送给D.T.)



收到了你一手漂亮的英文字,
和这张沾染了牛油果与梨香的信纸。
头顶的是佛罗伦萨的星,
每一夜我都多想你一小时。

想你的衬衫上是属于我的格子,
想你的发被爱尔兰海的风沾湿。
我仍感受到自西北而来的指示,
是你派海鸥,打算衔走我的神智。

合上信,我还在这儿想你。
我迫不及待地闭上眼,
期待地坠入有你的梦境。



2018.9.27 午

我在意大利,你在利物浦。
我在想你。两地相隔一小时,我每天就会多想你一小时。

一半的世界


一半的世界


(此诗献给FaFa)



把一块镜子碎片拿到眼前,
障目的同时暂停了时间。
我看不见光,看不见叶,
和那个被投射出来的另一半世界。

她告诉我那里没有终点,
一切过去皆被兑现。
说旧工厂记得它曾经的轰鸣,
连钟表也不愿多走一点点。

可一半的世界里我无法站立,
皮囊空洞,我只有一半是自己。
若烛无火,若身无影,
若我无你。



STH

2018.9.25 下午

台风天


台风天



台风天的日子我不睡觉,
拿柠檬汁冲淡不充足睡眠的味道。
我看着海潮被它拍到岸上,
路边的泥水把留下的盐巴融掉。

台风天的日子我不睡觉,
拿文字加深心里的记号。
我曾爱上一名杀人魔,
她来时总是伴着漫天冰雹。

该如何占有她的酒窝?
我贪恋极了她不冷不热的笑。
可她终将用别人替代我,
世人总不愿只有一种药。



Fin.

STH 2018.9.20 午



(“我是由什么组成的”测试的关键词作诗)

赫尔曼·黑塞《悉达多》


关于赫尔曼·黑塞的《悉达多》



大概只有真正地去经历了才会有所思,才会有所爱,有所悟。悉达多在之后于迷惘中解脱,而前提便是他有丰富迷人的过往。时间这条奔腾不息的河流,要求我们拿自己的生活中经历的全部来填满它,以此来交换内心的宁静。

生活中一切你想要悟到的东西,都要由你自己去体验,“智慧无法被分享”。




一个半小时的快速阅读,但我还是有些许感悟的,估计是这本书所要展现的思想的确强烈且感人。
我一直都很感激这些愿意传达乐观思想的文艺作品,因为其实它们能救人于无形,就像悬崖崖壁边坚韧的枝。于我而言,电影《肖生克的救赎》告诉我要心怀希望地走下去,"Hope is a good thing";而黑塞的这本《悉达多》则告诉我要无畏地活,要无畏地去体验我可以体验到的苦与甜。

【盾冬】文明与野性 2(架空世界 连载)




♦︎2


目送Natasha离开后,James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屋睡一觉,要知道他在航行过程中全程保持着高度警惕。他相信Natasha帮他找的屋子,毕竟很多时候,看似危险的地方反而安全。
今晚就是Natasha为他办的欢迎会,他可得好好准备准备,借着这次机会混入上流社会,用尽一切办法靠近Piece。

关上院子的围栏后,James慢慢往屋里走去。他观察着自己的这个小院子,结果眼睛无意间瞥到了旁边的那幢房子。

那幢别墅门前的院子被打理得很棒,鲜花朵朵根茎笔直,草坪油绿光鲜,木质的摇椅更是给整个院子增添了几分乡村式的亲切温柔。

单单看着院子,James便可以看出来,这个第一将军是个认真务实的人。
希望他不是个坏人。

James按了按自己的后颈,转身关上了大门。



傍晚六时,布鲁克林会馆顶层大厅。

伴随着乐队的演奏,布鲁克林联邦的各路达官贵人纷纷进场。对于他们她们而言,这场为Natasha哥哥举办的欢迎会可是一个天赐的讨好Natasha的好机会。第二军的首领,能力又极其出色,一点儿也不逊于另外两位男性首领,谁知道她会不会是下一任的第一将军呢。

一名黑皮肤黑色西装的男子走进了会场,他一见到Natasha便迎上来和她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又来蹭饭了,希望你不要赶我出去。哇噢!这位就是你哥哥对吧。”

“对,不过不是亲的。”Natasha像哥们一样地搂着这位男子的腰,对James说到,“这位是我同事,好朋友,Sam·Wilson将军,神盾局特殊部队第三军的首领。”

看到Natasha的笑难得那么真诚,James也就认真地和Sam握了握手。
“James·Baizen,很高兴见到你,Wilson将军。”

“不不不,叫我Sam就好。”



进入会场之后,好多人都面带十二分的“真心”笑意,仔细打量着这位凭空但又好像很自然地冒出来的James·Baizen。终于,欢迎会开始了。James上台致了一番不失幽默的辞。致辞过后,Natasha领着James,给他着重介绍给了许多重要的人物。

这时,James就发挥出了他那简直超凡的语言能力:他全程很自然地时不时蹦出一点布鲁克林市的口音,所有和他交流过的女人男人都感受到了来自这份口音所带来的亲切感。一边说话的时候,James也把自己“花花公子”的角色演得淋漓尽致,全场和他打过招呼的姑娘们都被他不知用多少种可爱的昵称招呼过了。

“James,不得不说,你是真的适合这个任务。我相信过了几天,就连Piece都会相信你真的是个毫无威胁的花花公子了。”Natasha低下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但是,千万别放松。”

James从服务生那里接过两杯香槟,并熟练地将小费放在了杯盘里。两人笑着碰了碰杯。
“当然……”

“Natasha,抱歉,我来晚了。”

“Steve?晚上好,你总算是来了。”

随着Natasha的目光,James连忙回头,准备和这个声音的主人打个招呼。但不知为何,当他在看清身后人的脸后,他的大脑像被电流窜过后的呆滞。James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就是从这人的那双蓝眼睛里散发出来的那种熟悉感让他一下子有种窒息的感觉,而他的脑袋里又出现了白天的那种嗡嗡响的声音。James总感觉自己在哪里见过他,但遗憾的是没有,而且他知道自己的记忆绝对不会出错。

Natasha感受到了James的不对劲,但她还是放下酒杯展开了对话:“允许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哥哥,不过不是亲的,James·Baizen。James,这位就是住在你隔壁的Steve·Rogers将军。”

James借着放下酒杯的这一秒左右的时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

“您好Rogers将军,我得说您并没有迟到,欢迎会只是刚开始而已。”

很快他们身边多了其他前来和这位第一将军打招呼的人,James便和Natasha退出了人群。


他们来到位于大厅右侧的一张沙发坐下,Natasha向服务生要了两杯莫吉托,顺便又要了一根冰的湿毛巾。她将毛巾递给James,思索着他这异常的举动到底是为什么。

“Nat,我总感觉我在哪里见过这位第一将军。”

“不会吧?可这是你第一次来到布鲁克林联邦,我也确认Steve·Rogers还没有去过阿美利加。所以你们这算什么,梦中相会吗?”
Natasha狐疑地上下扫了James几眼:“James,别告诉我你看上了Rogers。”

James愣了一愣,随即缓慢地摇了摇头。他仰头闷了口酒,重重地靠在沙发背上,抬手捏了捏眉心。
“突然有些累……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


宴会中场,James在众人,特别是姑娘们的欢呼声中走到了大厅中央的三角钢琴边。

“今天好像没有可以一同伴唱的姑娘,那就只能委屈各位听我寡淡的琴声了。Nat,下回记得帮我请只可爱的小夜莺来。”说完,他向Natasha眨了眨眼,接着便坐到了琴凳上。

James稍稍活动了一下手指和手腕,片刻之后,浑厚而富有穿透力的琴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好琴配良人,这是每个人都知晓的道理,几乎所有人都安静而赞许地欣赏着James的表演,甚至有人窃窃私语说,这是自己听过的这架钢琴发出过的最棒的琴声。

但是Natasha还是感受到了James身上的那一丝不对劲的地方:james在弹琴时的气质和刚才完全不同,太像原来的他了,这种悲观但又认真的样子。

Natasha立刻稳住自己的表情。她偷偷往Steve那里瞥了一眼。Steve和Sam站在一起,估计之前他们一直都在聊天,毕竟他们算是老同学了。在看到Steve的脸上也是那种欣赏的表情后,Natasha在心里松了口气。


等过来赞美的全部人都走掉后,Natasha才过来。她走到James身边,和他轻轻拥抱了一下。
“你刚才的表演太危险了。”

James笑得不以为意。一边向五米开外的一位穿墨绿色西服套装的姑娘抛了个媚眼,他一边打趣地回答道:“要是不投入,我弹的曲子就没办法说服大家啦。”

“拜托,你都快把《小夜曲》弹成《悲怆》了,你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吗?”

“是是是,遵命公主殿下。”

“你这样下去,我看你是玩儿不过Rogers的。”

“这和Rogers又有什么关系?”

“啊?之前你的反应我都以为你对他一见钟情了……好吧当我没说。”Natasha调皮地做了个投降的手势,顺便还和路过的一位女士打了个招呼,惹得对方忍不住过来献了个贴面吻。



欢迎会结束之后,Natasha打算让自己的司机顺带将James送回去。但不知从哪里走出来了一名一身黑西装的男子,他在Natasha的耳边说了些什么,Natasha点了点头,但神情有些严肃。

原来是Piece突然召见她,可能是要问一些有关James的问题。这让Natasha有些担心,毕竟欢迎会才刚刚结束,她不知道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居然需要Piece召见她来问的。


送走了Natasha之后,James打算自己叫会馆的司机送自己回家。

“Natasha不送你回家吗?”

身边冷不丁响起了一个声音。这让James的心突然跳得飞快。

“噢,Rogers将军。Nat她说总统先生找她有点事情,于是我现在可能得去问问会馆的司机有没有人愿意送我回去了。”说完后James还特别调皮地瘪了瘪嘴,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叫我Steve就好。你坐我的车回去吧,反正我们就住隔壁。”





♦︎2.5(一小段Steve的视角)


Steve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劲。

在刚看到Natasha的哥哥,也就是James·Baizen的时候,他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以前的一个梦境。那时候他和自己的医生交流过,医生并没能给出什么有用的意见,只是让他多加休息。

他记得他的梦里的那个人,有着和James一样的眼眸和发色。他不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那种太过神秘的气质直接让他忽略了长相。但今天看到James后,直觉告诉Steve,他梦里的那个人的长相和James是一致的。
或者换种说法,James是不是他梦里的那个人呢。

还有就是,自己脑袋里时不时响起的嗡嗡声让他不禁有些烦躁。不过幸好,后来Sam把他从人群中解救了出来。最让Steve感到不对劲的就是,欢迎会中场时James的琴声和当时他的气质。那琴声则是慢慢地将他脑袋中咻咻不停的声音驱赶出去,而James弹琴时散发出来的那种气质,越来越贴近自己梦里的那个人……

思绪渐渐把Steve拉了回来。他开着车,忍着没转过头去看James。和陌生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更习惯沉默,但这次,沉默第一次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

一路上他们都没说话。直到下车,James关上车门,道了谢的同时还加了一句晚安。





TBC.

【盾冬】文明与野性 0-1(架空世界 连载)


主CP:Steve·Rogers X James·Buchanan·Barnes
联邦将军盾 X 部落王子杀手冬
其他涉及CP:EC 锤基 铁椒


旧大陆文明世界:布鲁克林联邦国
新大陆部落族群:海德拉 阿斯加德 瓦坎达


布鲁克林联邦:
总统:Alexander·Piece
无副总统
前任第一将军:Nick·Fury
现任第一将军:Steve·Rogers
神盾局特殊部队:
第一军:
首领:Block·Rumlow
第二军:
首领:Natasha·Romanoff(来自海德拉的杀手)
第三军:
首领:Sam·Wilson

最高法庭:
大法官:Wanda·Maximoff(这里设定是万与查的养女)


新大陆部落族群:
海德拉:
王子:James·Buchanan·Barnes
二公主:Natasha·Romanoff(与James并非亲兄妹,现为神盾局特殊第二军的首领)
阿斯加德:
大公主:Hela
二王子:Thor
三王子:Loki(原为布鲁克林联邦人,被遗弃在新大陆阿斯加德领地附近,被Odin收养)
瓦坎达:
首领:T'challa
二首领:Shuri公主

其他势力:
超级军火商夫妻:Tony·Stark & Pepper·Potts
天赋学院:X教授Charles·Xavier  万磁王Eric·Lensherr








“我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名陌生男子,穿戴神秘而古老。”
“他先是背对着我,吹着不知名的乐器。那支曲子如同亡国之音那般凄凉。”
“后来他转了过来。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就这样悲伤地直直看进我的眼睛,仿佛我整个人生的悲伤和温柔都被他掏了出来。”
“接着,他叫我Steve。这声音遥远又熟悉。”








文明与野性




◆0


没人能忘记,五年前布鲁克林联邦那位激进派新总统提出的毫无人性的法案:

“杀死一名新大陆原始部落族人,不论男女老少,便有奖励。我们要消灭他们,让这片被他们侵占的肥沃之地吹起自由之风。”

五十年前,旧大陆布鲁克林联邦的航海家们发现了这座大洋彼岸的新大陆——阿美利加。新大陆上没有形成像布鲁克林联邦那样的联邦制国家,而是同时存在着三个部落国家,它们分别是海德拉、奥丁森和瓦坎达。这三个部落拥有着一脉相承又各具特色的古老文明,也让所有来到新大陆的所谓文明人大开眼界。

可没想到,就在四十五年后,当时的新总统Piece一上任便取消了任期制度,搞得布鲁克林联邦好像回归了几百年前的君主制似的;然后,“副总统”一职也一夜之间消失了,“国家不需要第二个执政官”;接着,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确切的说是令新大陆部落人毛骨悚然的法案诞生了,带着旧大陆所谓的文明,整装待发地准备冲击于他们而言陌生的野性。

第一步,新第一将军上任:Steve·Rogers,一名土生土长的布鲁克林人。这个英俊的新长官年轻有为,听说是前第一将军Nick·Fury亲自提拔上来的,前途无量。而且,已经有很多人预测,Steve将成为下一任总统。

第二步,神盾局建立了三支精锐的部队。第一军队由Block·Rumlow执队,第二军的统领叫做Natasha·Romanoff,之前是神盾局的一名强大的特工;第三军则由军官Sam·Wilson统帅。没有人知道这三支部队会在什么时候悄悄地抵达新大陆,与那些部落产生正面交锋。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依旧由Wanda·Maximoff担任,背后支持她的势力——天赋学院的万磁王与X教授,让年轻的她不需要顾忌自己的行为是否不合某些人的心意。Piece一度想把她换下来,但屡屡失败。

另一边,也就是阿美利加的族群里,三大部落也立刻采取了保卫行动。瓦坎达有着稀有金属振金,部落首领T'challa和Shuri公主都是慷慨大方的人,要是真的开战,振金武器无疑会被配送到另两个部落中;阿斯加德有着最强健勇猛的战士,大公主Hela经常带领军队帮助首领Odin保卫族群免受一些游牧部落的攻击,二王子Thor和三王子Loki则刚从布鲁克林联邦紧急回国,留学生涯给了他们不少收获;而海德拉的杀手则分布在世界各地,甚至在那位疯狂的布鲁克林联邦总统的身边——Natasha·Romanoff,海德拉的第二顺位继承人。

而这次我们要讲的,就是关于海德拉的大王子,James·Buchanan·Barnes作为一名杀手的故事。也许这个故事的过程会很惊险刺激,也有可能会发生点浪漫的故事,谁知道呢。





♦︎1


布鲁克林市,布鲁克林联邦首都。

这是全布鲁克林少有的能够让新大陆的人有机会偷渡上岸的港口。这儿的鱼摊贩子们不仅热爱金钱和新鲜的鱼,更是热爱在早晨谈点政治。每个鱼摊老板都变着法子辱骂那位新上任的专制总统,大家把港口出入口堵得死死的,而且并不愿意配合突袭港口的配枪警察。

渡轮靠岸的汽鸣声,带着凉爽微咸的湿润的风,登陆了这片土地。

一名衣着体面、相貌英俊的男子提着行李箱走下船。他一边打量着岸上的环境,一边和身边美丽的姑娘说着俏皮话,脸上的笑容温和又稍显玩世不恭。

【哼,花花公子。】检票的伙计看着这人的那只放在姑娘腰臀之间的手,暗暗地在心里骂了一句。

和姑娘吻别之后,这名男子缓缓走向路边已经等待多时的纯黑色劳斯莱斯汽车。

车窗缓缓摇下,只露出了车里人的一双眼睛。男子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走到副驾驶那边,径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旁边,驾驶座上的这名红发女子正是神盾局特殊部队第二军首领,或者说海德拉的二公主,Natasha·Romanoff。


“所以,Nat公主,你的混蛋上司知道你来接一名同样是来自海德拉的杀手吗?”

“噢James,”Natasha笑着向他伸出双臂,“你真的一点儿都没变。”

他们重重地拥抱了一下。

“哇噢,你变强壮了,看来这次是要来真的?”Natasha踩下油门发动了车子,一边和James聊天。

James故意奇怪地笑了几声:“你不相信吗?”

随即,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把枪三把刀和三颗子弹,“刚刚拥抱的时候从你身上刮下来的,怎么样?”

“那我告诉你,我的方向盘里藏着一把手枪而且我在半秒之内就能把它取出来对准你的脑门。”Natasha无奈地叹了口气,又说道,“其实我的意思是,单单Piece这个人并不够我们打的,可怕的是他手头的权力和……”

“神盾局特殊部队。”

“Bingo,而我现在就在里面,说不定哪天我们还得遇上,顺便向对方开几枪以示亲切问候。而且,James,只要那老混蛋一声令下,那个法案说不定会强制通过。”

“那Wanda呢?”James问道。

“wanda答应,只要法案被强行通过,她便立即向议会申请弹劾总统。”Natasha好像松了口气似的,“幸好她站在我们这边,幸好Piece那个老混蛋还有点理智,知道天赋学院的人不好惹。”

James沉默了。气氛变得稍微有些沉重。

Natasha瞄了他一眼,接着开口说道:“现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前几天Thor和Loki联系上了Stark夫妻,他们答应下个月开始为我们三个部落长期供应武器。”

“真是个惊天的消息!果然,留学生就是不一样。”

“可别小瞧了他们俩,阿斯加德的人好像都不怕死似的。”

“难道我们怕吗?”




车子缓缓开进了一处高档的别墅区。

“现在你的身份是James·Baizen,和我一样从小被前任第一将军Nick·Fury收养,在布鲁克林联邦长大。而且记住你还是名热爱钢琴的花花公子,一定要把你的钢琴水平和高超的语言水平发挥出来,我知道你学了布鲁克林市的方言。”

他们下车,Natasha带着James熟悉了一下住所。

“这一片都住着什么人?”James忍不住问道。

“各路达官贵人喽,不过Piece不住在这儿。噢对了,你隔壁的那幢住的是新上任的第一将军Steve·Rogers,他的确是个很优秀的人。但记住,千万不能和他深交,因为我们至今都不清楚他的脚站在哪个阵营中。”

James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很快,Natasha得回神盾局了。
上车前,兄妹俩再次拥抱,交换着对彼此的鼓励。

“一定带好面具,James,我们没有退路了。”Natasha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抖,但依旧坚定。

“我会的Nat。”James安慰性地拍了拍Natasha的背,“我随时都在演戏,从踏上渡轮的那一刻起。毕竟在这儿,我James·Barnes是名杀手。但在阿美利加,我可是海德拉光荣的士兵。”








TBC.




【盾冬】Youngblood(AU 小甜饼一发完)



世界设定:现代 au

CP设定:这俩都是学生,同级但盾盾还是比冬冬小一岁;
表面爱学习实则会玩儿盾x布鲁克林高中一霸冬 
双向暗恋的美好感情嘻嘻(咂咂嘴)


BGM:《Youngblood》 5 seconds to summer
(一定要从这篇文章的第三段开始听这首歌哈哈哈哈真的超级合拍啊啊啊啊一定要就着音乐食用啊😭!年轻热血啊!合着音乐看的都是我一辈子的好姐妹👭!!)









Youngblood





1

十年级升十一年级的夏天,James的家里来了一名“借住”的同级生。

这名同级生叫Steve·Rogers,父母离异,跟着他的妈妈长大。而她和James的妈妈从小是好朋友,但她们分别结婚后便失去了联系。快上十一年级的时候,Rogers夫人因病去世,James妈妈便把Steve接到了自己家里来,让他住在James隔壁。

这个Rogers真的没什么缺点,即使James想偶尔找茬都没办法:无可挑剔的金发蓝眼,无可挑剔的身高和身材。他的性格也很不错,不是那种温柔或暴躁的极端,而是有着那种让人愿意接受的温和和恰当好处的认真。于是作为Steve的“哥哥”(毕竟比他大了一岁)和布鲁克林高中最会玩儿的男孩,James便自觉地把“罩着Steve”当成了自己的义务。

在学校里,James简直去哪儿都带着Steve,恨不得把Steve举在头顶给大家宣传他的名字。布鲁克林高中的十一年级一下子多了一个篮球前锋、年级第一还总是热心地帮助别人的男生。很快,一年过去了,在十一年级期间的两场期末考试中Steve都以第一名的成绩拿到了最高奖学金。但整个学校只有James知道,Steve这样努力学习,每个学期都争取拿奖学金,几乎整个假期的时间不留给姑娘们而去打工挣钱,都是为了生活费和学费。倔强的Steve希望能够尽早自食其力,他母亲留给他的一些钱他一直存着,至今没动过分毫。




2

这一年间,其实James一直感受到了,他对于这个来到自己家中的“殖民者”抱有着很不一般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反正他会特别在意一些东西。比如Steve总喜欢拍他的肩膀摸他的后颈;上课的时候他们的眼神总是会不自觉地对上;还有,放学后和朋友们一起打篮球的时候,他总是要和Steve一组,他们太喜欢给对方上篮助攻了以至于其他人都总是费大力防着他们……

好吧,其实这一切都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James愤愤地往嘴里塞了口意面。真正不对劲的可能是自己吧,他是有多希望和Steve有点什么啊,太不对劲了。

“怎么了Buck?”Steve感受到了James的不专心,开口问道。

你看,还有这一点,Steve认识他后偏偏要叫他Bucky,惹得全校的男孩女孩现在都这样叫他。结果现在Steve又叫他“Buck”,这么肉麻的称呼也亏自己能接受的了……

James又神游了一会儿,差点忘记回答Steve:“噢,没事儿,我只是……噢,只是想问你你会不会开车,假期里我们可以出去兜风。”

Steve稍稍往James那里靠了靠,压低了音量说:“我会开的,之前在打零工的时候,我求店老板教我的。”

“Wow,Stevie!我就知道你其实很不乖的。”

“哈哈哈,总得学会的,假期里有空我们还可以一起去考驾照。”

James点了点头。看着Steve的笑脸,他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要不今晚,我偷偷把我妈的沃尔沃轿跑开出来。到时候我们把车子敞篷,你开着带我去布鲁克林大桥兜风啊。”






3
(🙏一定要配合BGM《Youngblood》5 seconds to summer)

指针刚到12:00,两个男孩便偷偷从房间溜了出来。听着Barnes先生悠长的鼾声,他们都松了口气。在客厅摸到了妈妈的车钥匙之后,James还特别得意地向Steve甩了甩手指上挂着的钥匙,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功劳,不过这期间他差点把钥匙甩到地上。两人悄悄地打开门,离开了家,来到了地下室取车。

Steve久违地摸上了方向盘,而他的这股兴奋劲儿都能让James从这车速上感受到。起步时,两秒的试探之后便是油门一踩到底。感受着加速带来的惯性,James抬着头,整个人靠在驾驶座上,差点激动地叫出来。

身边熟悉的景物正飞速后退,风随着车速,瞬间带上了狂野的味道。很快,前方已经能看到布鲁克林大桥了。James解开安全带,小心翼翼地起身跨坐在座位顶上。Steve并未阻止他的动作,而是贴心地把速度减到90迈。等James稳住身形之后,他打开了音乐,同时又用力踩下油门,敞篷轿跑一下子窜上了布鲁克林大桥。

“yeeeeeaaaaahhh!Steve,我爱这样!你真是太他妈棒了!”

James放肆地张开双臂,让自己沉浸在狂风和鼓噪有力的音乐中,他简直笑得差点被风呛得咳嗽。Steve也轻松地大笑着,随着音乐的鼓点用脑袋打着节奏律动。桥上几乎没有车子,因此他们前进地毫不费劲,一路兴奋地吼叫着,大声唱着歌,他们完全不顾稀少的路边人投来的匪夷所思的眼神。桥边耀眼的灯光不停地交换着照在这两名疯狂的少年身上,只能把这气氛衬地更加疯狂和梦幻,仿佛他们正身处八十年代。


他们没开进曼哈顿,而是在桥尽头的转弯处掉头,又一次地上桥打算开回布鲁克林。Steve好久没有这样好好地玩一次了,他危险地侧过头去,盯着正坐在椅背顶上欢呼的James。音乐的轰鸣声和车子恰当好处的加减速带来的是强烈释放的肾上腺素和费洛蒙,他能感受到这种清晰的感觉,平日里对这个少年的憧憬随着汽车的加速愈发强烈,好像有什么东西马上要冲出他的胸膛。

Stev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后,随即收回眼神继续看路。



等到他们开下桥后,Steve便关掉了音乐并放慢了速度。
自回来半程开始,James就一直盯着他看,一边还想着白天他自己心里疑惑的问题。
【哼。】看到了Steve的这一系列动作,James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想道,【好学生就是好学生,做坏事也往好的地方做。】

不过音乐的突然停止,让James产生了一种喝醉酒的错觉,就是那种被人从酒吧里硬生生拉出来的不尽兴的感觉。他听到自己脑子里正叫嚣着想要来点更加火辣的东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之后,James忍不住吹了个口哨激励自己正要做的接下来的事情。他一边哼着歌,一边将另一只手撑在挡风玻璃上面。

“Youngblood, say you want me, say you want me……”

他慢慢俯下身,对着Steve的脸吻了下去。


Steve把脚换到了刹车,但并未踩下。他像James吻他一样地热切地回应着,一只手扶着James的脑袋,把它固定在在自己头偏下的位置,尽量让自己能看清楚路。吻着吻着,James干脆坐在了Steve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他们就这样亲吻着,并完美地将车子开进自家的地下室。

下车后他们并不着急立刻回房间,Steve把James压在车门上,用力又温柔地吻着他,天知道这场景多少次出现在他们梦里。今天的他简直是野梦成真。

今晚汽车载着两位少年进行了一场二十分钟的迷幻旅程,并在回来的时候将他们绑在了一起。

唇分后,他们靠在车门上拥抱着,他们甚至能听到对方强烈快速的心跳。

“这次我判你不合格,罚你下次再带我出去兜风。”

“请Barnes老师给我一个合格吧。毕竟我征服了那么多弯道,用那么快的速度,而且那时候你吻着我不放。”Steve揽上James的腰,语气上带着的那么一点点撒娇的意味丝毫没有影响到他那只流连在James腰臀之间的不乖的手。

“是是是,你把它开成了法拉利。手放尊重点,我可比你大一岁,叫声哥哥来听听。”James报复性地拍了拍Steve的臀部。

Steve一边笑着,一边一下一下地亲吻着James的脖颈:“当然,巴基哥哥特别好,还偷他妈妈的车子给我开,还让我亲他,我真喜欢他……”

“不许和哥哥顶嘴,Punk!”








Fin.

带上了一个Evanstan的梗嘻嘻

这两天和朋友出去,他开车的时候给我一种非常爽的感觉,特别是加速的时候,然后我就一下子想到这首歌了。

开车那段都是我乱写的,因为我不知道布鲁克林大桥上允不允许这样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谅我(高难度动作 请勿模仿)

【盾冬】Affection  下



CP&时间设定:
队詹时期,补足steve救出bucky和带领大部队回到营地之间的空白;
此时两人早就确定了恋人关系。
不过一切都是回忆啦——








Affection




虽然走在清冷寂静的针阔混交森林中,但James依旧感觉自己拽着Steve手腕的那只手正微微地发热。森林中,月光倾泻而下,这让他想起他曾经在剧院里听过一个钢琴家弹德彪西的《Clair de lune》。布鲁克林的穷小子们哪懂什么欣赏钢琴曲啊,可他现在就觉得耳边充斥了这首曲子,那种感觉,就像月亮偶尔被云遮住,忽明忽暗。

好吧,亲爱的德彪西,原谅我,我知道你并不是奥地利人。

James突然有些懊恼地停住脚步,接着他毫无征兆地开口:
“所以,你注射了超级士兵血清。”
“是的,可是Bucky……”

“是不是很疼,我知道肯定很疼。”
James转过身,踢了踢身边的一棵树的树干底部。
“你真的不会说谎,在里面听你说那句话的语气,我就知道你没说真话。”

“其实我已经不记得当时的感觉了,毕竟已经过去挺久了。”Steve叹了口气,他拉过James插在裤袋里的失落的手,接着说道,“得知你被俘要比注射血清的过程难熬多了。”

“我活着啊,我现在还好好的。但你回想一下施密特的那副样子,简直是活见鬼。我保证研究出血清的人没敢告诉你他的前一个试验品变成这样的了。”

然后他拿手比划了一下Steve的肩膀。
“你看看你,现在倒是不需要我了。”

说了这些后,James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太计较太任性了,可他又忍不住地可怜自己,他现在不知为何全身都被一种被抛弃的,或者说不被需要的失落感包围着。他发现在自己在为很多小事而心烦意乱,比如这下,家里的浴缸肯定容不下他们俩一起在夏天泡凉水澡了。

我这个蠢蛋,夜晚就不应该谈这种该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们出去吧。”
他说着,想转过身回到营地,但因为手被Steve握住所以没办法迈步。


James其实感受到了Steve好像要说点什么。他就是这么了解他的小Steve啊,毕竟他们可是成长过程中几乎只有对方的最好的伙伴,最亲密的恋人。于是他等着Steve说话,就这么低着头,盯着月光照着他俩并映在地上的影子,和地上一小撮刚刚被他踩瘪了的小草。

果然,没几秒后Steve就开口了,看上去说了很多话,那对像塞了胸罩似的胸膛不停剧烈地起伏着。但从进入森林开始James的脑子就有些晕晕的,大脑仿佛有些反应迟钝,这让他突然只能听到Steve所说的话中的只言片语。

他听到了“我爱你”,听到了“不想让你担心”,也听到了“身体变好了”,他甚至还听到了“我会陪你直到时间尽头”,但最终他的大脑真正感受到的好像就只有,比如“即使受伤了也会很快恢复”的这些,听起来很可怕很痛苦的短句。

感受到James正在神游,Steve轻轻摇了摇James的肩膀。看着他望着自己呆呆的样子,Steve又不由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抱住James,为了不让James感受到他的动作,这个拥抱温柔迟缓地过分。于是好像被一片温暖的雾包围一般那样,James听到这团雾在对他说道:

“我很需要你,你知道我一直都需要你,而且我只会越来越需要你。‘美国队长’这个名头不算什么,你才是我最初的盾牌。你知道的,Bucky,你知道的。”


这句关键的话总算是让他的大脑接收进去了。
James心中的石头仿佛一下子就落了地一样,这让他放松地靠在Steve的肩膀上。右脸颊靠着的不同触感但有着同样气味的颈窝使他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

“回去之后,千万要记得提醒我去买个大点的浴缸。”
“好。”
“你还得请我喝酒。”
“当然,不过别喝太多。”

“……Punk.”
“Your punk.”







(强行跳过所有,过渡到HE的部分)



现在是布鲁克林的傍晚,仲秋的傍晚有着最舒爽怡人的风。

James靠在家中客厅里靠近阳台的沙发上。他一边翻着Steve的画册,一边不停地回想着过去的事情。

看来人老了真的会容易去回忆从前。再这样下去,James都觉得自己要出一本回忆录了——就是那些成功的或者经历颇丰的老年人才会写的那种书——
不过书名好像不怎么好取。

“James·Barnes生命中的十个瞬间”?
这个会不会太文艺了?

“白狼?冬日战士?Bucky·Barnes”。
嗯,这个还不错,简洁明了,一下子概括了所有,毕竟他的称呼的变化就类似于人生节点一般……

完了,一个不留神,他连一共十个章节的章节名都想好了。James叹了口气。

要知道以前的自己可是整天嚷嚷着“活在当下”的。但要怪就怪Steve画的画太过生动,真的,不信你们看看,他是怎么把月光倾泻画得那么形象的。要是换做自己来画的话,那这片森林肯定就像,就像被带着能气死人的暴雨的飓风席卷而过了那样。


玄关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Buck,我回来了。”

话音刚落的下一秒,James就感受到了身后的一阵风,接着就是第一个落在后颈的温柔的吻。
James转过身,微微抬头迎上第二个即将落在他唇上的吻。

“今天我们吃什么?Stevie,我快饿死了。”






Fin.


【盾冬】Affection 上

 
CP&时间设定:
队詹时期,补足steve救出bucky和带领大部队回到营地之间的空白;此时两人早就确定了恋人关系。



BGM:《Affection》 —Ahu








Affection






“Steve!”

随着Steve的纵身一跃,James忍不住朝着对面那个方向大声呼喊他的名字。下方武器爆炸而产生浓烟完完全全地笼罩住了Steve的身影,还有摇摇欲坠的兵工厂所产生的刺耳又不间断的轰鸣声。其实明明就两秒多一点点,最多三秒,可James觉得这一小段时间已经被自己内心的不安和恐惧无限拉长了,他甚至感觉自己和他们身处工厂一样正摇摇欲坠——

直到Steve的面庞一下子清晰地出现在眼前,并因为惯性而将他扑倒在地,他的大脑和双眼才渐渐清明起来。

“……Steve?”James的声音轻得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不过Steve听得到,四倍的听力和触觉甚至能让他感受到身下恋人的不安的心跳。

“是的,Bucky,是我,我跳过来了。”

在爆炸物之间接吻可以算是他们俩认识二十年以来做过的最浪漫的事儿之一了,前提是如果他们没有被冲进来的找他们的士兵们打断。



他们出来后没过多久,身后的工厂便一下子解体般地倒下了,所有人都悻悻地望着这一大片飞扬的恐怖废墟。尘埃落定后,Steve发现还有几辆完好无损的车停在外围,于是他随即召集所有士兵并分了分组。大家分批轮流上车休息,其余人在周围把守。不过Steve这样做其实是在让士兵们安心,红骷髅和佐拉都早就离开了,兵工厂也毁灭了,这里不会有除了他们阵营的其他人。士兵们刚死里逃生,一下子放松对他们没好处,更何况他们也不敢放松。


James一边守着夜一边生着闷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睁眼看到Steve的一瞬间他先是欣喜、安心,接着就是从心底里源源不断涌出来的不安和烦躁。
他就是没由来地……好吧,是有由来的。他承认在看到Steve突然变得那么大之后有些生气。但主要是因为他的反应啊,什么“只是有一点疼”、“我加入了军队”,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个小豆芽菜没和自己说实话。

事实就是,Steve又不守承诺地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做了“愚蠢”的事情。


James不是没有听说过“超级士兵血清”,可他只是没想到Steve居然会冒险去报名,特别是刚刚在里面看了红骷髅的皮肤,让他更是有种气不打一出来的感觉。

对,他就是在生气,连他脚底下的土都要被他磨出一个小坑了。

可紧接着,James又开始忍不住地担心起来,关于那个纳粹博士在他身上注射的蓝色的药剂,它们在刚注射进去的时候让他很不舒服,但现在他却感觉神清气爽;还有Steve,但愿超级士兵血清完全不会对他造成不良影响……


“Bucky?”

Steve感受到了来自James的那种强烈的不安感,即使James一直都是背对着他站着的。和身边的士兵打了个招呼后,Steve走了过去,站到了James面前。

而云层很不凑巧地在这时把月光撒在了他们身上,于是抬头的时候,James刚好能看到Steve眼中夹带满满担忧和歉意的蓝色。

【时间留给人的是及时做他正确的事①】
这句话不知怎么的闪过James的脑海。经历了这次分离,他有太多话想说了,关于Steve,关于自己,关于他们的未来。James当然没有打过什么草稿,但又仿佛很早就该说点什么了。他也有太多事情想做了,从他不知何时不经意地染上了这份喜欢的心意开始,他就感觉自己怎么也做不够了。


Steve还在盯着他,以前里总是透露着不服输的这双眼睛现在多了些许平和。James实在恨透了这片蓝色,因为当他看着它们,不管自己再怎么生气,这股气也会像拥抱一股凉水一般悄然消散。

“Steve,我们谈谈。”

James一把抓住Steve的手臂,把他拉进了一旁的树林里。







tbc.

①出自茨威格《人类群星闪耀时》